中央及外地駐津記者聯系會

濱海新區北塘漁民老劉的生意經(圖)

文章來源: 每日新報 時間:2012-11-08 13:41


劉志亮


鄭曉蘭


漁船緩緩靠近碼頭,慕名而來的買客們等待著在第一時間購買到新鮮的海貨。進入11月,臨近冬季封海時期的北塘漁港與往常相比顯得人流稀少。出海是勇者的工作,對這些剛剛歸來的漁民們來說,海洋就是家園,打魚就是飯碗。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們忙碌著,快樂著。

  以船為家

  中記聯網訊 “這天兒越來越冷了,過不了多少日子就出不了海了,”41歲的河南籍漁民劉志亮指著自己的漁船說,“所以我們得抓緊時間多干些。你看,今天捕撈上來的海貨還算不少。”老劉憨厚的笑容透露著這位經驗豐富的漁民的質樸。

  在老劉的幫助下,記者也踏上了這艘漁船,老劉說這里就是他和他39歲的妻子鄭曉蘭在天津的家。“我們平常就生活在這兒,算是以船為家了!”

  與城市里朝九晚五的上班節奏不同,老劉和妻子在凌晨2點多便要起床,“我們必須在凌晨3點準時出發,這么多年來已經習慣了,沒有鬧鐘也起得來。”而在每晚7點的時候,當都市人剛剛開始自己的夜生活,老劉夫婦卻已進入了夢鄉。“我們和你們有時差。”鄭大姐開玩笑說,“我們一天的時間也挺緊張的,漁船往返需要四個小時,捕撈的時間基本上固定在五個小時左右。”

  為了節約開支,老劉夫妻放棄了雇用他人,出海、打魚、賣貨全部由夫妻二人來做。“其實漁船的油費是筆不小的開支,一次要加500升的柴油,而這些只夠用5天啊。”記者粗略計算了一下,老劉夫妻一個月的油費開支就需要23000元之多。

  前一陣子刮起的大風迫使漁民們不得不停止作業,那時候的老劉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面對著幾日不能出海打魚的情況卻又顯得無可奈何。“真是挺著急的,那時候就盼著能趕緊出海。休漁期是在9月初結束的,現在天氣越來越涼了,到了11月底就肯定不能出海了,時間很緊啊!”雖然天氣好轉后已恢復了正常的打魚工作,但仍然可以看出夫妻倆對耽擱時間的惋惜。

  老劉的攤位上,新鮮的螃蟹、皮皮蝦以及八帶魚很受買客的歡迎。

  “快把那螃蟹搬回去灌灌氧氣吧!”因為害怕死掉,老劉要經常反復地把海鮮搬回船上灌輸氧氣,以保持新鮮。鄭大姐告訴記者:“我們每天的時間都不是很固定,賣得好時不到3點就會搶購完,最晚也到過7點才賣完。”

  老劉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嘿!過兩天可是好天氣啊!真是太好了!”讀過短信的老劉顯得有些興奮。原來,水產局為方便漁民們出海打魚免費提供了天氣預報,“今天打上來的貨得抓緊賣,明后天更有的忙。”

  扎根北塘

  1991年,當時年僅20歲的老劉只身來到天津北塘,“剛來的時候什么都不懂,只好給當地漁民打打工,這期間和老師傅們學了不少東西呢!”如今,老劉和妻子早已把天津當做了自己的第二故鄉,決心要在這里闖出一片天地。“結婚后,妻子也來到了這里幫我,到了2005年的時候,我們自己有了一些積蓄,再找老家的親戚朋友借了點錢,一共20萬塊錢,我們買下了第一艘船。”

  從此,老劉和妻子有了自己的事業,出海、打魚、賣貨,事業做得越來越大,生意越來越好,雖然忙碌,但卻十分快樂。

  “就盼著過年回家了!”提起每年過春節,老劉和妻子都顯得很興奮。畢竟,對他們而言,在外邊辛苦工作一年,回到老家與家人團聚才是最幸福的時刻。

  然而老劉夫婦的事業并非一帆風順,出海是勇者的工作,捕撈過程中也時刻伴隨著危險。

  “2006年9月的時候,我們在捕撈結束返航時趕上了雷雨天,當時雷雨來得特別突然,我們都沒有準備。”老劉回憶起當時的情景似乎還心有余悸,“我記得當時電閃雷鳴的,海面上刮起的風也不小,挺嚇人的。我妻子暈船,風和浪頭讓漁船搖擺得很厲害,她很不舒服。如果當時仍然讓漁船在風浪中前進,會有很大的風險,所以我們決定立刻拋錨停船,等風浪過去了再啟程。等到我們回來時,天色已經很晚了,雖然耽誤了有五六個小時,但總算安全回來了。”

  “我們這個漁港有20多艘船,大家都挺熟的,平時能互相照應點。”正如老劉所說,漁船之間的互相照應讓他們在出海打魚的過程中又增添了一份安全。

  老劉向記者講述起一個讓他十分感動的故事。“記得是在2010年4月,漁船剛過錨地時突然失去了動力,我們查看后才知道是螺旋槳被纏住了。這可急壞我們倆了,船動不了,甭說打魚了,返回漁港都是不可能的了。”老劉向記者展示起了他的無線電對講機,“多虧有了它,我和另外幾個出海的哥們兒才能夠聯系上。他們在得知我遇險后馬上放下了手里的活兒,爭相往我這兒趕,生怕我出什么大事。”最終,幾艘漁船拖著老劉的船安全返回。

  新年心愿

  若不是親眼所見,很難相信一間不足4平方米的駕駛艙竟然也是老劉夫妻的臥室。“這就是我們住的地方,上下床。”老劉熱情地向記者介紹著他和妻子的生活狀況。

  “快來看,快來看,駕駛艙后邊這間小屋用來儲存米、面和蔬菜。”原來,鄭大姐在短暫的空余時間盡可能地從岸上多買些食物和生活用品放在了船上。

  “船頭那邊還有一個簡易冰柜,因為在船上接不了電源,只能買來一些天然冰,用來儲存肉類;這邊是煤氣罐和水罐,基本上能夠維持10天左右的時間。”老劉的“家”雖很小,但能滿足日常生活所需,而且并不缺乏溫馨。

  一臺看上去十分古老的黑白電視機引起了記者的注意,老劉笑著說:“看這臺小電視可以說是我們倆在船上唯一的文化生活了,但是它只能收到塘沽臺一個頻道。”

  用老劉自己的話說,漁港里的20多位同行早已經成為朋友,甚至是知己。“我覺得,在業余時間里,我們哥兒幾個喝喝酒、聊聊天是最快樂的事兒,我們平常互相照顧,誰有事了大家一準會去幫忙,而且還探討探討打魚和賣貨的經驗,甚至哪片海域產量高都可以交流。”

  和前幾年相比,老劉現在的生意越做越好了,日子也越過越好了。“我兒子今年16歲了,正上高中呢,我們倆每次回老家就會給兒子買好多東西。”鄭大姐對記者說,“我們夫妻倆在天津近20年了,只可惜沒到中心城區里去看看,今年春節后一定把兒子接到天津來,一起逛逛大都市,他也一定會很喜歡這個城市的。”

  “時間過得真快啊!轉眼已經立冬了,過不了幾天我們就該休漁回老家了,真是有些興奮呢!”采訪最后,老劉向記者表達了他的一個愿望:“這里很多漁民把漁港里的小飯店包了下來,這給了我啟發,我也希望能夠早點開個小飯店,這是我最大的愿望,以后我們還要多打魚,然后在飯店里賣。將來我的妻子就可以主管飯店的工作,還可以雇人出海打魚,把生意越做越大,把日子越過越紅火。”(記者 段毅剛 實習生 李勁)


分享到:


責任編輯:欣聞

相關新聞>>
熱圖推薦>>
版權所有 中記聯網 電話:022-23859575 津ICP備12003044號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查询结果 儿童早教赚钱么 捕鱼达人核弹能炸多少钱 刘海粟印章赚钱 猎鱼达人的商人赚钱吗 写小说有几个能赚钱的 天谕怎么搞小号赚钱 梦幻西游2129级ps怎么赚钱 天龙八部怎样可以挂机赚钱吗 下载消消麻将赚钱 卖充电宝赚钱吗火车站 女孩长得好可以赚钱吗 西游记之四海龙王捕鱼攻略 街机海王捕鱼下载最新手机版 捕鱼达人千炮核弹和倍数有关系吗 聚富彩票苹果 湖北麻将分子怎么打的